状元红心水论坛状元红心水论坛

状元红心水论坛
状元红心水论坛是一个综合性的白姐救世报一码三中三网站,实时更新,聚合有独特视觉感的图片。状元红心水论坛以图说事,看图片知天下,感动人心,提供社会各个层面的图文解读。
文章87562154浏览54847845 本站已运行758

回忆一下初中毕业这十年

 
 
回想初中毕业这十年(2001--2011)
7月23日,初中毕业10年聚会,应该会有很多人去的吧。回想去当初那个花雨季节,充满着童真,欢乐,甚至还有初恋的苦涩与烂漫。
班级里评出的几大恶人,陈能,陈虎,唐杰,苏杰,周龙,宋亚波,丁俊虎,还有谁来着,时间过去那么久了,还真有点忘记了。
周龙,印象还挺深刻,高中毕业之后就很少有他的消息了,这个人蛮聪明的,也挺好玩的,记得那时候我经常叫他到学校的小店去买零食吃,他很愿意,不过,前提就是买一趟就要给他5毛作为辛苦费。
还有件事情蛮搞笑的,中午吃饭,有较长的一段时间休息,他和陈能,刘军等等去打游戏机(那时候还没网吧,是很老式的一块钱4颗子得游戏机),估计当时打的很愉快吧,回来睡午觉的时候正好碰到班主任,其实班主任也不知道他们去干嘛的,只是问了下:“你们去干嘛了啊?”,想不到周龙小子做贼心虚,回答道:“我们去打游戏机了”,班主任:“什么?”周龙更加详细地回答:“我们几个人到忠明店里去打游戏机了”。后果自然而然了。
每个星期一都会有一节是班会课,唉!提到这个班会课到现在我觉得还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,这样的班会课变成了班主任每周一次的教训课,因为他会从每个人写的周记上获取信息(因为很多多事的女生都会把我们男生干的一些坏事写上去),知道哪些人做了些什么坏事,好了,在每周一的班会课上会一个个被揪出来,一个个被训话,我被教训的次数也挺多的。
再说说郭逸,这个人嘛,是我最好的兄弟之一,人真的很聪明,但做点事情一天到晚傻乎乎的,比如有一次,我,他,陈钢,陈能,四个人斗地主,那次是陈能地主,他是防地主的,走道最好,陈能手上就剩下了一把枪,两个小单子,其中一个单子是7,刚开始知道他不吃单子,就到什么8,9都不要的,好了,郭逸傻劲犯了,走了个3,给陈能正好过个7,赢了,本来死输的牌,就因为有郭逸的存在,陈能赢了。轮到我做地主的时候,他就抓个好几把炸,而且就是不走错牌,悲剧啊!
“子欲养而亲不待,树欲静而风不止”,这句话其实是我在初中时候记得最深刻的一句话,说道这个就必须说道高桢了,在初二那年,他爸爸突然去世了,当时那个悲痛啊,伤心啊。后来,高中毕业的时候郭逸的妈妈也去世了,又是悲痛加伤心,为什么啊?为什么我的好朋友们都早早的失去了亲人,就连一份孝心都没尽上的时候他们就匆匆走了呢?唉,提到高桢,我觉得她是挺不幸的,一会儿出车祸了,最近又摔了,不知道这次的聚会能不能参加。
张程燕,不知道大家还知道吗?以前坐在我前排的一个大大咧咧的女生,我觉得真的挺遗憾的,因为成绩不好,在还有半学期就要初中毕业的时候却选择了退学。
再说说那时候的情窦初开吧,先说下以下几对人:陈能暗恋孟丽娜,可孟丽娜却是冷冰若冰霜,十足的冰美人啊,吴金锋暗恋张红蕾,但张红蕾喜欢陈钢,郭佳和高锦是两厢情愿,郭逸喜欢张璐,我嘛,不说了大家都有知道,但现在为止我觉得我有点一厢情愿,我根本配不上人家,人家都说我花心,其实我真的不花心的,我对感情还真的挺专一的,只是我交际面比较广,认识的人比较多而已,这个可能只有当事人知道吧。现在我在疑问一个问题,高桢好像没人暗恋,估计有,只是没看出来。
那时候的恋爱真的很简单,天天你一张我一张的写写小纸条,那些小纸条现在没有保存下来,保存下来了,现在看看估计蛮值得回味的,但那时候的感情绝对是最真的,没有猜忌,没有现实的残酷,更没有互相之间的攀比与炫耀,只是后来这几对都没成,虽然没成,但总是初恋。最近爆料啊,那时候毫无迹象的两个人,戚建伟和宋晴菲居然走到了一起,而且好事将近,祝福他们,最衷心的祝福。
还记得我们不争气,班主任的煽情落泪,还记得每次排的班会课都生动有趣,还记得大家在篮球场上打球的英姿,还记得很多,现在还时常梦到那个教室,那个座位,那些同学。
毕业了,大家上高中的高中,技校的技校,中专的中专。郭逸去了省中,最好的学校,倪文虎、高洁、郭佳去了北郊,宋晴菲,虞哲峰去了二中,我,孟丽娜、高帧、丁晓丹等等去了新桥(这个祸害青年才俊的学校),一下子互相之间的联系就少了,只是偶尔听说他或者她的一些消息,其中最大的猛料就是虞哲峰退学了去做生意了。互相之间的联系变成了书信的来往,我和高洁基本上是一星期一封信吧,直到高二上学期她和我提出分手为止,那分手信虽然早被我仍了,一部分字我还记得:最近又考试了,成绩下滑了很多,老师把我叫出去谈话了,叫我把心思都放学习上,除了学习之外不要想任何事情,所以说,我们暂时分手吧,我不想让我能的爸妈失望,彭晖我想我们在同一所大学门口见面时再开始我们的爱恋,这样是最好的。就是这样的一段话我一直记得,转眼就高中毕业了,填报自愿的前几天,我依然记得很清楚,那时候街上开了个缘定网吧,我去上网,她也在线,我问她:你是填报的南京工程学院,我想我也填南京的大学,你看,我们还能继续吗?她的回答很直接:我觉得我们不可能了,你很好,对我真的很好。当时真的有点气愤,可能她忘记了当初的承诺,现在想想那是什么承诺呢,根本就不是,所以之前我提到那是我的一厢情愿。那时候我的志愿一直想的是南京工程学院康尼学院,后来一气之下就填报了苏州科技大学。
其余人之间的联系不知道怎么样,反正现在看来估计随着距离的拉远,互相之间也越走越远了。
高一的时候,高洁来看过我一次,我也去看过她,只要能见到她,我都会激动好一阵子,甚至还学着韩寒写了部小说,都是关于我和她的一些事情,那本东西我现在真的很后悔没去复印下,如果她能有保存我希望她能还给我,我觉得现在回过去看看还是挺珍贵的。
郭逸在高中的时候迷上了上网,这是他和我说的,所以大学考的不是很理想,一直觉得很遗憾,上了个徐州工程学院,学了个酿酒专业。
倪文虎,差西安交大就几分,最好委屈求全上了江南大学。
这两个在我心目中成绩最好的两个人真的都挺遗憾。
陈能,去上了南昌的一个医科大学,学的是男护士,冷门啊,现在看来还是很有前途的。
我嘛,学了个工程管理专业,那时候想祖国全国各地都在发展,搞建设,将来肯定有前途。
孟丽娜好像也是学的医,不知道那时候陈能学医有没有这部分的原因。
郭佳上了江苏警官学院,最有前途的,公务员。
宋晴菲,淮海工学院,海产养殖专业。
丁晓丹,吴路燕等等好像我现在想不起来他们上的什么大学,学的什么专业了。
大学的时候,感觉我的生活还是挺糜烂的,主要我那时候真的不相信感情了,失败的初恋摆在面前啊,所以说残害了很多良家妇女,现在想想挺对不起他们的,玩弄感情,和别人分手时都是简单的一句:game over!
大一的时候我去过南京,那是我第一次去,去看了我朋友,没和高洁说。
大三的时候我又去了次,那次我就在南京工程学院的门口,发了消息给她,她说她不在南京。
大学里,陈能有女朋友了,只是简单的同居,没发生什么,现在她和我说起这段恋情,都会后悔那时候没做点什么,呵呵。
郭逸也有了,还一直坚持到大学毕业一年之后,后来也不欢而散。
大学毕业,我进了金螳螂,全国装饰企业的翘楚,随后而来的生活就是随着工程地点的不断变化全国各地到处奔波。
郭逸,进了常州的石龙嘴酒厂,做他的酿酒师,之前有偷过一瓶好的黄酒个我喝。
陈能到市一院做了名男护士,他对我说看到年亲漂亮的女孩子,给他打针的时候动作会故意慢点,乘机多揩点油。
倪文虎考研,现在估计该毕业了。
高洁在上海宝山,做小白领,日子也挺滋润。
宋晴菲做了幼师,不错啊,事业单位编制。
其他的人,不是那么很清楚。
在这里面,最先有孩子的是陈羽,估计孩子都5,6岁了。我结婚了,高锦也结了,徐海燕也结了,还有些什么人结婚了我也不知道,我儿子看到各位是叫叔叔阿姨呢?还是哥哥姐姐呢?说到儿子,上几张他的照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