状元红心水论坛状元红心水论坛

状元红心水论坛
状元红心水论坛是一个综合性的白姐救世报一码三中三网站,实时更新,聚合有独特视觉感的图片。状元红心水论坛以图说事,看图片知天下,感动人心,提供社会各个层面的图文解读。
文章87562154浏览54847845 本站已运行758

感情轨迹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平稳

 
 
        
    九十年代年任贤齐有一首歌唱过,相爱总是简单,相处太难,不是你的就别再勉强。。。。。。这首歌最流行的时候,我还是个刚参加工作两年的小愤青。每天下班后就会伙同三五个同事,跑去旱冰场溜冰。结果还曾经为了帮同事泡妞和一群工厂的打工仔群殴,如果不是跑的快,估计那次就进了派出所。
 
    后来这事不知道怎么让领导听说了,找到我说:“五个打六个都没吃亏,还挺厉害。”
 
    我龇牙笑着说:“是七个。”我只当他是夸我们了。我想,领导曾经也年轻过,也得泡妞不是吗?当然泡妞这个词不雅,应该叫追女生。
 
    那时我认识两个开美发店的少妇,当然是正规经营的那种。开始是我常去她们那里理发,后来关系处的好了,她们便让我姐弟相称,两人大概都比我大个三五岁的样子。有几次她们邀我去舞厅跳舞,我一直没答应,因为我即不会跳也不想学。但我邀她们一起去滑旱冰,她们都是很高兴答应了的,我感觉那种手牵着手的感觉很好。但仅此而已,当时真的没有往别的地方多想。即使后来有一次在店里聊天晚了,她们让我留宿,我也没有答应。所以综上所述,我那时应该还算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好青年,从不给自己犯错的机会。
 
    现在想想,那算是我玩的比较嗨的时候。一边在场地里疯狂的奔跑、旋转,一边大声的和着音响里的音乐嘶吼。那旱冰场最常用的就是任贤齐的歌,一首是《伤心太平洋》,另一首就是《心太软》。但是喜欢唱归唱,真正却没去深解过歌词的含义。反倒是在十几年后,理解了这歌词的正确性。
 
    我和舒妍之间的裂痕在什么时候变得越来越大,直到最后难以弥合。到现在我也不能太说的清楚,就像当初我不能具体说出爱上她的时间一样。我想是从第二年的下半年开始,我们之间越来容易变得争吵,猜疑和不信任。也许正是应了那句话,相爱简单,相处太难。越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妍对我的感情越来难以控制。她已经完全不能接受我心里还有家庭和孩子,一次次的提出让我和蒋芸离婚。
 
    我一直没有答应她的要求。于是我们的感情轨迹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平稳,而是在争吵与合好之间不断的重复。只是每吵完一次之后感觉心里的距离就又远了一些。     
 
    “古枫!我会让你会后悔的。。。。。。”有一次争吵过后,舒妍发着狠对我说。
     
     我不屑的问她:“你这算是威胁吗?”
 
     她更不屑的回答我说:“随便你怎么理解!但是我要告诉你,我不是没有男人要的女人。如果我愿意,会有大把的男人等着我挑!”  
 
    “呵呵。。。。。。”我不说话,看着她冷笑。因为她说这样的话我一点儿不意外。我心里想,如今这样的社会,不论是女人找男人还是男人找女人,逢场作戏的其实都很好找。但是真正要找到合适的,就未必那么容易了。
 
    “你笑什么?以为我不敢,还是不会。”她像是一只炸着羽毛的斗架的公鸡,眼睛直直的盯着我说。
 
     我冷冷的说道:“我当然知道你敢,也知道你有这样的能力。但是等我知道的那天,一定是我离开你的那天!”
 
     实事求是的说,我并不反对她找男人。如果她对我说,打算要找个男人,认真的把自己嫁了。我想自己除了会难过之外,应该是真心愿意为她祝福的。这不是我虚伪,而是无奈。只是后来接二连三发生的几件事情,让我对她有了重新的认识,也让她在我心里的形象一步步的彻底溃败!
 
     有一次她说要去省会学习,问我想不想去陪她?我当时刚好有时间,于是一口答应下来,并且当晚就去买了火车票。可是在第二天的时候,她却说不想让我去了。给我的解释是有同行的人在一起,不方便见我。
 
     我说:“票都买好了,我可以呆两天就回来,同行的人可以不见,我另外找一家宾馆就是了。”
 
     她听了还是不同意说:“别来了。”
 
     我感到事情变化太快,而其中真正的原因是她不愿意告诉我的。突然要与她同行的那个人是谁呢?仅仅是普通的同事吗?“如果我一定要去呢?”我故意问。
 
    “你来了我也不会见你!”她很直接的告诉我。
 
    原本我还只是玩笑话。但被她这样一说,我顿时有些恼火了。仅仅隔了一天,她的态度如此变化之大,倒出乎我的意料。
 
    于是我的内心很矛盾起来。按道理说,话已经说到那样的地步,我从心里已经不想再去省会见她了。但是我又不甘心事情就这样的结束,因为她的这种反常,让我更想知道其中的原因了。。。。。。
 
    我后来终于想到了一个可以试探她的办法。第二天晚上七点多,我给她打电话说:“你来见我吧!我已经到省城了。”
 
    “不是不让你来吗?你别开玩笑。”她即感到意外又有些着急的说。
 
    “不开玩笑。已经到了,我已经在宾馆住下了。”我很是一本正经的口气。
 
    “不可能,那你告诉我是什么地方?”她仍然不相信我的话,试图可以拆穿我的谎言。但可惜我早有准备。
 
    “那好,你记一下啊,火车站怡家快捷酒店503房间,你直接来找我就行。”为了能让她深信不疑,我不仅事先上网查好了那里一家宾馆的名字,还煞有其事的编了一个房间号。
 
    “我告诉你不要来了,你怎么能这样!我不会去见你。”我顿时感到了她的愤怒。
 
    “我来都来了,你要是不方便在外面住,过来见我一面也行。”我继续很逼真的表演,想试探她到底会不会出来?我想在正常情况下,作为我们之间的特殊关系,在晚上七点这样的时间段,她是无论如何也会来见我的。如果她仍然坚持不来,那就只能说明此时陪在她的身边人,是和她关系特殊的人。
 
    “现在我真的不能出去,明天上午我去找你好吗?”她的口气有些缓和下来说。
 
    这时我心里已经有些明白了,冷笑着说:“呵呵,不用了,我没去省会,刚才是骗你的!”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了,就没有继续试探的必要了。
 
    “你,你怎么可以这样?开这样的玩笑有意思吗?”她顿时怒不可遏的喊道。
 
    “怎么了?不就是个玩笑吗?能有什么大不了呢?”我故意轻描淡写的说。
 
    “这样的玩笑我没心情和你开!”她用尽气力的喊,然后挂掉了电话。
 
    其实要说愤怒,当时的我应该比她还愤怒,只不过我已经愤怒到了冷静的状态。因为我已经想明白了一些事情,所以不想过于的去计较罢了。但是这件事在我心里留下的阴影还没有彻底过去,接着却又发生了一件事情 。。。。。。
 
    国庆节的时候,舒妍打电话告诉说:“最近不要和她联系,她要陪父亲去外地旅游,然后等回来以后就到珠城来看我。”
 
    自从上次她去省城之后,我们也一直没有再见面。虽然当时闹得有些不愉快,但我毕竟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什么。心里别扭归别扭,她能来我还是很高兴的,只不过心里多了一种怪怪的感觉。
 
    一个星期之后,舒妍如约而至。进了房间刚放好行李,便向我炫耀脖子上的项链。说是她父亲给买的,问我漂不漂亮?    
 
    我看着像筷子那么粗的项链说:“女人带这么粗的项链干嘛?一点美感没有,倒像是暴发户。”
 
    她瞄了我一眼说:“你根本不懂,这项链很贵。”然后又问我她脚上的鞋好不好看?
 
    我说:“不就是一双运动鞋吗,有什么好看不好看的。 ”
 
   “土老帽,这可是阿迪的最新款限量版,一千多一双呢。”她对我的鉴赏水平表示不屑。
 
   “老头对你是真大方。”我说。
 
   “那当然,我把他哄高兴了呗。”舒妍一副美滋滋的样子说。
 
   “我得先去洗个澡。”说着她便开始脱衣服,很快就一丝不挂的站在了我面前。然后又故意的对着我扭动了几下身子,做出一副搔首弄姿的样子。我伸手在她乳头上使劲捏了一把,她一边尖叫一边赶紧扭着身子躲开。
 
    我看着她滚圆的臀部,一上一下一左一右的错动着走进了浴室。心里想,都说男人第一次和女人上床很难,以后越来越容易,这话还真是一点儿没错。反正舒妍在我的面前可是越来放的开了。
 
    舒妍刚进去浴室一会儿,她的手机就开始响了起来。我看了一眼,显示的是上海的电话号码,就没再理会。因为我遵循一个习惯,不随便接听别人的电话,哪怕是关系亲密的人。我想等她出来以后,再告诉她回过去电话就可以了。
 
    没想到那个电话却接二连三的响起来没完没了。我想也许是有什么急事找她的吧,于是又拿了起来想给她送浴室里去。可我刚走到门口电话铃却又不响了,我只好又走了回来。但是还没等放下手机,这时却弹出来一条信息,鞋穿的舒服吗?
 
    鞋?不是她父亲给买的吗?那这个电话又是怎么回事?我这样一联想,马上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。
 
    舒妍洗完澡用干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出来。
 
   “短信是怎么回事?鞋又是怎么回事?”我拿着手机,拉着脸问她。
 
    她拿过手机看了一眼,又抬头看看我说:“没什么啊!这是我一个上海的同学。” 
   
   “那他说的鞋是不是你脚上的这双?”我问。  
 
   “不是,他给我买的是皮鞋,上次寄给我的,现在家里。”她说。
 
   “上海的同学买鞋寄给你?呵呵。。。。。。你觉得我会信吗?”我表示自己根本不会信她的话。
 
   “怎么不能信呢?他经常给我买鞋。”舒妍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。
 
   “事情怎么就这么凑巧 ?你刚说你父亲给你买了鞋,这上海所谓的同学追着来问,鞋舒服不舒服?”我一字一句的给她分析我猜测的道理。
 
   “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,我刚来难道就想吵架吗?你要是不想我来,我可以马上走!”她倒是有些恼火了,说着便开始收拾东西。
 
    我赶紧一把拽住她说:“你干嘛,这么晚了你能上哪里去?”
 
    “去哪里也不要你管!”她还是怒气冲冲的向外走。
 
     有了问题不好好的解释清楚,居然还给我耍态度。我顿时又气又急,干脆把她按住在床上,用力的在她屁股上打了两下。
 
     啪啪两声脆响过后,眼看着她白嫩嫩的屁股上,清晰的出来两个红通通的手掌印。“古枫,你居然敢打我!”她不再挣扎而是安静下来,蜷缩在床上很委屈的样子看着我。
 
     “我当然敢打你,如果你还敢走,我继续揍你!”我瞪着眼睛吓唬她说。
 
     “你欺负人,我爸妈都没这么用力打过我。”她一副即可怜又委屈的样子。
 
     “今天就欺负你了,最好别再惹我生气!”我警告她说。
    
     她可能真的被我吓到了,果然不敢再提走的事情,坐在床上掉眼泪,独自在那里怄气。
 
     看着她可怜的样子,我又于心不忍起来。心想,她这么远的来看我,可我却打了她,于情于理都不占上风。再说,仅凭一条短信,又能说明什么呢?
 
     我向她道歉说:“亲爱的,对不起!我不该打你。”舒妍继续不理我,把身子又扭到了另一边。
 
     我想把她揽入怀里,她挣扎着拒绝。我继续用力将她扳倒在床上,她继续挣扎推搡着。。。。。。“吆!不信我还整不了你了!”我也上了一股邪气,开始不顾她的挣扎亲吻抚摸她的身体,一边迅速褪去自己的衣服。
 
    “你别碰我!”她拼命的反抗,像一只长满了刺的刺猬,浑身炸着刺。
 
    “还给我来劲,看我今晚怎么弄你!”我一边和她较着劲一边说。
 
     我按住她的胳膊,试图用自己身体压住她,可她仍旧蹬着腿不停的挣扎。我只好又分别用两只脚勾住了她的双腿,她彻底失去了反抗的能力,于是整个身体便任由我随意的驾驭了。她身上还光滑滑的散发着沐浴露的香气,下体也还湿润润的。我暗喜道:“这倒是省的我再做功课了,拿下你还用费吹灰之力?”
 
     下面那个东西早已火急火燎的硬梆梆的翘起老高,顶在她在双腿之间来回寻觅晃动了几次,很快便找到了她的穴位。我迅速拱起臀部,用力的向下向前一挺,那东西便仿佛一条泥鳅般的跐溜钻进了洞穴里去。她嘤咛的哼唧了一声,身体便猛地震颤了起来。。。。。。她却似乎还不肯轻易认输,扭着肥臀想继续反抗。但我那棍子仿佛一只楔子般的扎进她的肉里,又岂是她能那么容易摆动出来的。她越是挣扎那物件儿反而扎的越深,快感越强烈。于是我用力狠狠的抽动了起来,啪啪的声响,像是用皮鞭抽打倔强的马儿,她很快便被驯服了。。。。。。
 
     男女之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!很多时候,往往前一秒还是狂风暴雨,后一秒就已经风和日丽了。性这种东西,作为男女之间情感的黏合剂,有时起到的作用是相当巨大的。所以才有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的说法。
 
     这事也算过去了,后来我们两人谁也不再提。因为我想,既然还下不了分手的决心,就没有必要再去想不愉快的事情!我们貌似以前那样的融洽,也几乎还是每天都会做那事儿,甚至有时一天两三次。我感觉其实彼此对肉体的渴望,已经胜过了情感上的依赖。
 
     我已经明白,此时我们的爱情,就像一棵已经被虫蛀空了躯干的大树,枝叶还仿佛茂盛,但已经经不起时间的考验。说不定哪天一阵风,就会被彻底的折断了。
 
     而让我想不到的是,这阵风,居然说来就来了。一个星期之后,舒妍接到了一个电话。然后她告诉我说,是单位通知她去南方学习,要明天就走。
 
     我问她:“是你一个人去吗?”
 
     她说:“不是,还有一个人。”
 
    “ 男的、女的?”我又问。
 
    “女的,一个老太太,就是上次和我一起去省城的那个。”她说。
 
    “是吗?这么巧。”我说。
 
    “嗯!是的,一个很烦人的老太太,我不太喜欢她。”我感觉舒妍好像是怕我会怀疑什么似得,故意在强调这个人的身份是个老太太。
 
    “ 那你们在哪里碰头呢?”我貌似漫不经心的又问。
 
     舒妍想了想说:“她的路远,所以是今天晚上出发,明天下午到。我在这边离得近,坐明天的车,晚上到。”
 
    “晚上到,可不安全呢。那里你可不熟悉。”我一边观察她的表情说。
 
    “ 没事的,她可以过去接我。”舒妍说话的时候并不看我。
 
    “怎么可能?一个老太太,人家晚上会去接你?”她的话让我感到十分的不合逻辑,从而很快推断出来她有可能是在说谎。
 
    “ 反正你不用管了,肯定没事的。”舒妍对我没完没了的追问有些不耐烦。
 
     我知道她的这种不耐烦,恰恰是她因为心虚引起的慌乱。于是又故意说道:“我不管那怎么行,你是从我这里走的,如果出了事情怎么和你家人交代?我决定明天亲自送你去!”
 
     “不用你去送!你就别管闲事了。”舒妍显得有些着急。
 
     “怎么能是闲事呢?我得对你的安全负责!”我继续坚持。
 
     “反正我不让你送!”她有些急眼。
 
     我斩钉截铁的说:“这回这事你说了可不算,不信你试试,你前脚上车,我就后脚上车。”
 
     舒妍说:“如果那样,我就不去了!”
 
     “不去了!不是单位派的任务吗?你怎么能说不去就不去!”我越来感觉她的话漏洞百出。心里暗自想,难道这次真的又和上次去省城如出一辙吗?
 
     “反正你如果要送我去,我就不去了。”她显然已经不想我讲道理了,开始胡搅蛮缠。
 
     这时我心里已然大概明白事情的真相了,决定和她摊牌!
 
     “呵呵,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!这次我一定要看看那个人是谁?究竟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什么老太太?如果因为我要去送你,你就不去了的话,那就是你做贼心虚!说明你很怕我见到这个人。如果真是学校的任务,你不可能因为我要去送你,说不去就能不去的。所以你这次去南方,根本就不是什么学习。我怀疑上次你不让我去省城找你,也是因为这个人,我说的没有错吧?”我反复的论证了自己的推断,亮出了自己的底牌。
 
     舒妍愣在那里半天没有说话,她可能没有料到我会把事情说的这么直白,一时想不出该怎么回答我了。
 
     “ 不用想了,就实话实说吧!事情已经明明白白的摆在那里了。”|我趁热打铁,用一种已成事实不容争辩的口气对她说,不给她旋回的余地。
 
     “好吧,我说!学校的任务是真的,但是去的人的确不是什么老太太。。。。。。是我们校长!”她说话的时候显然还在犹豫要不要说出这个人的身份。
 
     “|呵呵,和我猜的也差不多,上次去省城也是他吧?”我又问。
 
     “嗯。。。。。。那次也是他。我没想到他突然说要去。。。。。。我也是没有办法,他是校长。”舒妍断断续续的说。
 
     “行了,我都明白了。其实你没有必要瞒我,你有自己的自由啊!我没有任何干涉你和别人交往的权利。。。。。。”我终于知道她为什么可以那么容易的请假了。
 
     “亲爱的,你听我说,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们没有那样的关系!”舒妍解释说。
 
     “呵呵。。。。。。好了,你真的不用解释!我说过了,我没有权利,只是希望你不要用这样的手段骗我。”我冷冷的说。
 
     “是你不肯娶我的。。。。。。”她似乎还有些委屈。
 
     “对啊!所以我才说,没有干涉你的权利!我们都各自好自为之吧!”
 
     “你会和我分手吗?”她的眼睛里含着泪问。
 
     不会!我说过,我不会主动对你说出分手这两个字!我就一定会做到。但是你要记住,如果有一天当你再次对我说出分手的时候,一定要想好再说。。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