状元红心水论坛状元红心水论坛

状元红心水论坛
状元红心水论坛是一个综合性的白姐救世报一码三中三网站,实时更新,聚合有独特视觉感的图片。状元红心水论坛以图说事,看图片知天下,感动人心,提供社会各个层面的图文解读。
文章87562154浏览54847845 本站已运行758

郁闷的情绪却无处释放,心里感觉十分的失落

郁闷的情绪却无处释放,心里感觉十分的失落
  回家之后我和蒋芸谈离婚的事情。她不同意,喝了很多的酒,然后又哭又闹。。。。。。她的样子让我感到更加的厌烦。不想和她做太多的纠缠,只想还不如自己回珠城安静的呆着。既然你不肯离婚,那么我告诉你一件事。听完以后,你再说离不离。我突然有一种想要报复她的想法。
 
   “什么事,你说吧!”蒋芸说。
 
   “我已经有的别的女人了,在一起两年了。”我平静的把话说完,然后观察她的表情。
 
   蒋芸先是愣住了,继而呆呆的看着我,然后嚎啕大哭起来。你怎么能这样对我!呜呜呜。。。。。。
 
   我冷笑说:“  呵呵。。。。。。我怎么不能这样对你,你不是也想背叛我吗?那么就让你感受背叛的滋味!”
 
   “我做错什么了,你这样对我?我帮你带孩子,照顾老人。只不过就是聊聊天,怎么了?呜呜呜。。。。。。”蒋芸例数着她的功劳,却把过错一带而过。
 
   “反正事情就是这样了,你看着办吧!想离随时可以离。。。。。。”我冷冷的说。
 
   “不离,就是不离,死也不离!离了,那就是便宜了你们!”蒋芸披头散发的大声的喊着。
 
   “你觉得再继续过下去还有意思吗?”我问她。
 
   “有意思,我觉得很有意思。。。。。。”蒋芸情绪很激动。
 
   “好吧,我不想和你吵,太累!既然你真的不想离,那我们就好好谈谈。”既然目的已经达到,我想可以和她谈谈了。其实即使她同意离婚,现在我也不会选择和舒妍结婚了。
 
   蒋芸听我这样说,终于也平静了下来。擦了一把眼泪然后问我:“怎么谈?”
 
   “当然是你和网友的事情,你们打算怎么解决?”我故意问。
 
   “我发誓,从你打完电话之后,就一直没聊了。”蒋芸把手举过头顶说。
 
   “你觉得我会信吗?”我盯着她的眼睛说。
 
   “那你怎么才能信?”她有些着急。
 
   “即使你们现在没联系,也不代表以后就不会联系。该怎么做,你应该明白!”我暗示她。
 
   “那好,我现在就把他删除可以了吧!”她赶紧表明自己的态度。
 
   “你觉得真有那么简单吗?”我扫了她一眼说。
 
   “那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蒋芸让我说的心里没底,又有些着急了。
 
    我想这个笨女人,如果我不明确的说,是不会明白该怎么做了。只好对她说:“那好,从现在起你的两个QQ不能用了,密码由我修改后作废。另外你的电话号码也马上作废,另办一个!”我决定中断她所有的联系方式,防止她有藕断丝连的可能。
 
    “好!你想怎么样,就怎么样。”蒋芸答应的很痛快。她知道我在这个时候不可能给她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。
 
    “那你和那个女人呢?”她并不甘心自己败的那么彻底,不失时机的提出了我的事情。
 
    “我和她,需要时间。”我故意淡淡的说。
 
    蒋芸说:“不行,你们也要马上分手。那样我们才能好好的过。”
 
    我冷笑道:“呵呵,好好过,你觉得还能像以前那样吗?”
 
    蒋云说:“可以,只要你和她分手。我保证不计较你们之前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“我明天就回珠城了。至于我和她之间的事,我说分,就一定会分。但是你最好不要再有什么事情。”我警告她说。 
 
    蒋芸向我保证不会再聊天了,但我却没有答应马上和妍分手。这样似乎有些很不公平,但是如果想要公平,那就只有离婚这一种选择,而她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选择离婚的。
 
    我知道,公平在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存在!她并没有和我谈判的资格。。。。。。
 
    我回到了珠城,郁闷的情绪却无处释放,心里感觉十分的失落。。。。。。我有意识的减少了和舒妍的联系。对于她我是失望的,因为她再一次的欺骗了我。之所以那么说,是因为我知道她所谓的复婚,根本不会是她说的那样。
 
    这其中只有两种可能。第一种可能,是她当时为了搪塞我,临时编出了这么一个漏洞百出的借口。第二种可能,就是她根本早就已经复婚了,只不过是一直在故意隐瞒着我,她不想轻易失去手中可以掌控我的筹码。
 
   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,居然有一天我会主动提出来和她结婚。虽然那只是我对她的试探,但她绝对想不到我也会有敢下赌注的时候。
 
    凡事都有例外,既然许她赌,就得许我赌!人这辈子其实很多事很多时候,很多所谓的选择就是一种赌。
 
    我约俞萍萍出来走走。。。。。。
 
    俞萍萍是我在珠城认识的一个网友。开始的时候,她经常会到我的空间看看,然后给个点评什么的。后来稍稍熟悉些了,便也偶尔在QQ里聊。我对她的印象还可以,感觉她属于那种很静的女人,有些时候男人的心事需要有一个女人静静的来听。。。。。。她的这种性格正合适。
 
    后来我才知道,她是个公务员,来珠城之前在县政府上班。当时身体不太好,办了病休在家休养。一个不错的朋友请她到自己的事务所帮忙,说可以给她开一份工资,于是她就来了珠城。俞萍萍那时刚离婚不久,在珠城也是一个人。加上她这个人喜欢静,平时也不太与人交往,所以下班后经常一个人在家,难免会感觉有些孤独。
 
    我那时和舒妍之间的感情分分合合,正是心里苦闷的时候,也难得她愿意听我说那些不开心的事情。当然她也会说一些她苦闷的事情给我听。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,对于两个孤独的人来讲,能有一个知心的异性朋友,真的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。俞萍萍有时会请我帮忙为她做一些小事情,偶尔还会跑我这里来蹭饭吃。她说这种感觉很好,一个人在孤单的时候,至少还有朋友可以想的起来。
 
    我也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好,还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慨。。。。。。
 
    俞萍萍住的那个地方,有一个很大的滨湖景区,晚上的景色很不错。我们喜欢在那里走走,彼此聊些或轻松或忧郁的话题,边走边聊到很晚。我经常送她回住处,但她从不邀请我上去。我知道她是想避免一些事情。。。。。。
 
    其实,我觉得我们之间不可能发展出那种暧昧的关系来,因为我们彼此知道对方心里太多的秘密。在一个知道自己秘密的人的面前,往往会有一种脱光了被直视的感觉,心里还敢有什么非分之想。后来我们在一起聊过这件事情。我说:“如果知道会见面成为朋友的话,就不会在网上出卖自己太多的秘密。”俞萍萍表示很有同感。
 
    我对俞萍萍说:“你就仿佛我在初中时认识的一个女孩子,我们当时非常的要好。好到无话不谈,即打打闹闹也搂搂抱抱。甚至连班主任老师都认为我们是在谈恋爱。可是结果呢,我只是把她当成了一个哥们,从来没有把她当成女孩子看。于是后来当她给我写情书的时候,我竟然惊呆了!我当时想,这怎么可能呢,你可是我哥们啊!”
 
    俞萍萍笑着说:“你放心,我永远不会给你写情书的。”
 
    我开玩笑说:“那可以搂搂抱抱吗?”
 
    俞萍萍说:“你做梦去吧!你敢动我一指,我就断你一手。”
 
    我说:“这么霸道,谁还敢要你。”
 
    俞萍萍说:“有没有人要,都不劳烦你要。”
 
    她这话说的让我很伤自尊。言外之意就是地球上如果只剩下我和她两个人的时候,我们之间也不能。我喜不喜欢她先暂且不说,问题是我有那么差劲吗?
 
    其实这是我的玩笑话,一个女人是不是喜欢一个男人,并不在于这个男人是否优秀?把话说白了,就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罢了!我即不是她的菜,她也不是我的菜!但她曾经对我说过,她用十年去等一个结果。只可惜没有等到花开。。。。。。
 
    舒妍大概感觉到了我对她的疏远。埋怨我最近有些冷落她,问我是不是生她的气了?
 
    我说:“谈不上生气,只是觉得不该再打扰你的生活了,毕竟你现在复婚了,我不想再破坏你的家庭。”
 
    舒妍说:“也仅仅是拿了结婚证,但是并没有真正的住在一起,我的心和人还是属于你的。”
 
   “呵呵。。。。。。反正你怎么说怎么是吧,我也不能去调查你。” 我冷笑着说。对她的话我真的是越来越不敢信了。
 
   “你这样的误会我,真的很难过,为你付出了这么多,却没有换来一点点的信任和理解。”舒妍对我表示不满。但是她却忘记了我曾经是怎样的信任她,而现在这种不信任恰恰是她一点点给我的。
 
   “还要怎么理解呢?这两年的时间里,我们的分分合合都是你说了算。我感觉自己像块擦桌布,你要用了便拿来,不要用了就丢掉。我爱你爱的没有了尊严,只不过现在刚刚有了那么点清醒而已。。。。。。”我终于说出了这些压抑了很久的心里话。
 
    她沉默了很长时间说:“对不起,我知道自己也伤害了你。我承认自己是很任性,不太考虑你的感受,但我从始至终都是爱你的,以前爱,现在也爱!”
 
    我说:“我也承认,我们的爱曾经很美好。但是现在却爱的太累,也太痛。”
 
   “虽然我不能和你结婚,但我还是自由的。你如果不信的话,我还可以去看你。”舒妍说。我想她说这话的时候,一定还以为我还会像以前那样的渴望。
 
    呵呵。。。。。。我笑了笑,未置可否。因为她是否再来?我已经不那么的期待了。。。。。。
 
    舒妍再次来珠城的时候,没有提前告诉我。当时我正在电脑前和俞萍萍聊天,约她晚上下班后出去走走。她回复说,可能会晚一些下班。
 
    我说:“会有多晚,要不一起吃晚饭呢?”
 
    俞萍萍说:“到时候再说,有时间和你联系。”
 
    这时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,我以为是哪家的邻居有事,于是跑去开门。可是当我打开门以后,才发现外面站着的是舒妍。
 
   “哎呀!你来怎么也不打招呼?好去接你。”我大吃了一惊说。 
 
   “给你个惊喜呀,怎么不高兴我来吗?”舒妍似乎看出我并没有表现出惊喜的样子,神情显得有点失落。 
 
   “高兴啊,怎么会不高兴呢。”我尽力表现出高兴的样子说。
 
   “ 吆!你这是和美女聊天呢?”舒妍跟着我进了屋,发现电脑的聊天窗口还开着。 
 
   “ 一个朋友,随便聊了几句。”我赶紧过去关掉了电脑说。
 
   “ 朋友!你那么着急关掉干什么,是女网友吧?”舒妍用那种锐利的眼神看着我,仿佛能看穿我心里的秘密一样。 
 
   “是女网友,也是朋友。”我对她解释说。
 
   “我看你们关系不一般,看你这鬼鬼祟祟的表情就知道了。”舒妍一向认为自己的观察力敏锐。
 
    我自己也有些纳闷起来,我为什么要紧张呢?和俞萍萍之间明明就是清清白白的朋友关系,又何必表现的鬼鬼祟祟呢?再说她现在还有什么资格继续干涉我呢?
 
   “呵呵。。。。。。关系是不一般,但不是你想的那种不一般。我主要是知道你疑心重,一向对我各种不放心,所以刚才稍微难免有点儿紧张,但还不至于鬼鬼祟祟。”我解释完这些话,突然自己都觉得有越描越黑的意思。
 
   “清白就好,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!”舒妍说里有话的说。
 
    我们两人正牵扯不清的时候,俞萍萍却打电话过来。我看看电话,又看看舒妍。心里想这电话来的不是时候,今天肯定是风平浪静不了了。
 
   “ 接啊!看着我干嘛?”舒妍用一种异样的口气说。像是命令,又像是挖苦讽刺。
 
   “ 刚才那个朋友的。”我说。
 
   “是啊,既然是朋友,就接呗!有什么好犹豫的呢。”她还是那种不阴不阳的语气。
 
    看着舒妍咄咄逼人的样子,我只好接了电话。俞萍萍问我:“怎么说着话,就突然下线了呢?”
 
    我说:“有点急事!”
 
   “哦!那你晚上还来吗?”俞萍萍又问。
 
    我吞吞吐吐的说:“出不去了,咱回头再聊吧!”
 
    俞萍萍似乎没感觉出来我有哪里不对说:“那好,我就先回家了。”
 
    我说:“好!”
 
    刚想挂电话,舒妍突然冲了过来,嘴里喊着,你别挂,让我和她说两句!
 
    我赶紧躲开她,挂断了电话说:“你干嘛呀?我们就是普通的朋友。”
 
    “既然普通朋友你怕什么,干嘛不让我和她说话?”舒妍气势汹汹的质问我。
 
    “因为我太了解你了,你是想和她好好说话吗?你是想骂人,以为我不知道吗?” 我也大声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就是想骂她了怎么着,狐狸精,骚货!还想和你晚上一起出去,出去干嘛,想挨肏吗?”舒妍骂的很难听。
 
    “骂人别那么难听好不好,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,有文化有教养的女人,不是农村的泼妇!”我很生气的训斥她。
 
    “有教养也要看对什么人,对这样的女人,不需要!”她声嘶力竭的喊道。
 
    “你不要这么大声,邻居都能听得到,另外我不许你这么侮辱她!”我有些气急的命令她。
 
    “ 吆,你还知道护着她了,还说没有什么?”看着我气急败坏的样子,舒妍却似乎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了。
 
    “ 因为她是我的朋友,不能这样被你误会!再说你好不容易来了,我们就不能好好的沟通吗?”我试图缓和气氛,不想被人听到我们的争吵。
 
    “没有什么好聊的,你们就是一对狗男女,奸夫淫妇!”舒妍根本听不进我的话,依旧自顾自的发泄着她的愤怒。
 
    “你到底想怎么样才可以?”我被她闹得脑袋大,恨不得求饶了。
 
    “你把她叫出来,我和她当面说。”她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。
 
    “不可能,就你的这个样子,我不会让你见到她。”我也断然拒绝了她的要求。
 
    “那好,算我瞎了眼,看错你了。我他妈的就是犯贱,我走行了吧!”她怒冲冲的拿起自己的行李准备走。
 
     我赶紧拦着她说:“天已经黑了,你到外面不安全。你先冷静下来,有什么事情等明天也一样可以解决!”
 
    “别拦着我,你这个虚伪的人,我不要你管!”她猛地一把推开我。
 
     我冷不防的被她推了一个趔趄,她趁机打开门冲了出去。。。。。。我不想外面和她争吵,又不放心她这样一个人出去,只好跟在她的后面。
 
     舒妍气冲冲的向火车站的方向快速的走着,我知道她是想回北山市。
 
    “明天再说吧,今天晚上肯定不好买到票了。”我跟在她后面说。
 
    “你离我远点,我不想再看见你!”她猛地站住身,回头冲我大声的喊着。路边的几个行人好奇的看着我们。
 
     我担心她在街上耍起脾气来,让路人看笑话。只好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,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随着。她果然去了火车站,但是结果和我猜的一样,没有买到当晚回北山的票。
 
     我又赶紧跑过去说:“不提前预定,是真的买不到票的,还是先跟我回去吧!”
 
    “你给我走开,不然我可大声喊了,别怪我不给你面子!”说完,她又推开我,径自向广场走去。
 
     我只好继续跟在后面说:“在这种地方,太晚了真的不安全,实在不行我给你找个宾馆住下吧。”
 
     她可能也有些累了,听我这样说便站住了,看着我不说话只是点点头。
 
     我说:“那好,就去前面那家商务宾馆吧,看着还正规安全一些!”
 
     她说:“不用你过去,你给我钱,我自己去。”
 
     我这才想起来,她乘火车的时候身上很少带现金。于是赶紧从口袋里掏出钱给她,可是掏了半天身上就只有三百多。
 
     我把钱递给她说:“刚才出来的急,忘记带钱夹了。”
 
     舒妍看了我一眼说:“这些够了,你回去吧!”然后接过钱转身向宾馆的方向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