状元红心水论坛状元红心水论坛

状元红心水论坛
状元红心水论坛是一个综合性的白姐救世报一码三中三网站,实时更新,聚合有独特视觉感的图片。状元红心水论坛以图说事,看图片知天下,感动人心,提供社会各个层面的图文解读。
文章87562154浏览54847845 本站已运行758

三过家门而不入

 
 
       王娟是舒妍的好友。真正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,小学、初中、高中、一直到大学。据舒妍自己说,她和王娟之间的感情甚至比李梅还铁。只不过后来在一次学校之间组织的联谊会上,王娟认识了当时上警校的宋亚飞。后来两人之间关系发展的很顺利,大学毕业以后王娟就跟着宋亚飞去了晋西。
 
    宋亚飞现在的职务已经是晋西刑警队的队长了,挣钱不算太多但是工作体面。有没有灰色收入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王娟自己经营了几个小有规模的服装店,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老板娘。舒妍每次去晋西的时候,王娟都会到店里挑选几件衣服送给她。
 
    舒妍说,上学时王娟的家庭条件不算好,但是她聪明伶俐。在自己还只会大手大脚花钱的时候,她已经学会在学校里倒腾小商品挣钱了。舒妍说这就是差距,王娟这家伙那时候就比我会赚钱。我要是有她这种头脑,当时和朋友一起开美容院,也不会被她们骗的赔了本钱。
 
    我还是头回听说她居然做过生意,于是笑着说:“你那叫交友不慎,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生意的。也不是谁都适合合伙做生意的,没把你卖了就算是不错了。”
 
    舒妍于是嘻嘻的笑着说:“如果哪天你把我卖到山沟里去,可能我还会帮你数钱呢。。。。。。”她总是这样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。
 
   “真要是把你卖到山沟里,你还不得哭死。上次去山区支教时,哭的那叫一个凄惨。”我想起了前不久她去山区支教的事情。
 
   “讨厌!揭人不揭短。再说人家长那么大也没去过那么穷的地方啊,哪里知道会那么的苦。”舒妍不服气的说。
 
    记得刚开始她告诉我要去山区支教的消息时。我顾虑说:“你行吗?山区条件很差的,怕你会受不了那样的苦。最好还是别去了。”
 
    她自信爆棚。信心满满的说:“没问题,不就呆上一个月吗,回来之后就可以评职称评先进了。”
 
    我说:“以我对你的了解,就怕你呆不了一个月。”
 
    她很不服气的说:“别把人看扁了,一个月怎么呆不了。。。。。。”
 
    第一天,她打电话告诉我已经到了支教的县城。说这里的确很穷,整个县城不过就是破破烂烂的一条街道,招待所条件也不怎么好,不过她还能接受。
 
    我说:“整个县城就一条街,你要是不说,我都想不到中国现在还有这么穷的地方。”
 
    第二天,她打电话说到了下面的乡镇了。条件比昨天的县城还差,心里已经有些失落了。
 
    第三天,她打电话说,已经到了一些村庄。看那里的孩子们穿的破破烂烂,她和同事们心疼的哭了。每人捐了两百块钱给学校。她说虽然这里很穷,但是环境还不错,有山有水,人也很热情。老乡们还拿来了很多新鲜的刚从山上采摘的果实招待他们。
 
    第四天,她打电话说,一起来的十几个同事都被分开了。她和另外一个男同事今天被分到了一个村庄,坐着拖拉机往深山里开了很久才到。村子里晚上还停电了,她现在自己住在一间小屋子里,真的很害怕。。。。。。
 
    第五天,她打电话说,白天带孩子们上体育课中暑了。自己一天没怎么吃东西,真心受不了了,想申请回去。
 
    第六天,她打电话说,组织上不同意。说要是如果现在回去,就要给处分,因为这样影响会很坏。呜呜呜。。。。。。她哭的很凄惨,让人怜悯。我只有不停的安慰她,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 
    第七天,她躺着家里的沙发上,嘴里吧唧吧唧的啃着苹果。美滋滋的告诉我,已经回家了。是她父亲让哥哥亲自开车把她从山沟里接回来的。
 
    我说:“你就不怕处分了?”
 
   “嗯。。。。。。学校已经找我谈话了,处分就处分吧,说是要全市教育系统通报批评呢。”她嘴里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说。
 
   “怎么听你说话的语气,一点不像是要挨批评,倒更像是要接受表扬的样子呢。”我几乎都能想象的出来她那种一手啃着苹果,一手拿着手机和我通话时满脸不在意的表情。
 
   “ 批评就批评吧,那也总比死在那个地方好。嘻嘻!”我心里真是佩服,亏她还有心情笑的出来。
 
    我埋怨她说:“这下可好,罪也受了,钱也捐了,处分也领了。你这是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,当初你就不肯听我的。。。。。。”
 
    嘻嘻嘻。。。。。。她又傻笑说:“你都不知道多恐怖,晚上我似乎听到那里有狼叫。”
 
    我说:“你就少胡扯了吧,要说有蟑螂叫我倒是信。” 
 
   “哎呀!你个小傻子。你说你人那么坏,说话还那么损,可我怎么就那么的爱你呢?真是恨不得咬你一口。。。。。。”她又被我气得开始反思自己。
 
    舒妍再次来珠城是一个月以后。她和晓刚之间的事貌似已经彻底的做了了断,那张七位数的卡也还了。她对我说:“我和晓刚之间从此两不相欠了。过去他甩了我一次,现在我也甩了他一次。。。。。。”
 
    我说:“亏你能想的出来,感情的帐可不是这么算的。你以为是借钱那么简单呢,还有借有还的,只怕你这次把他得罪深了。以后朋友也没得做了。”
 
   “得罪就得罪了。从分手的那天起,我就没想过再和他有任何瓜葛。如果不是他后来到处打听我的消息,恐怕今天我们也不会有任何的联系。”舒妍一点儿惋惜的意思也没有,看来她是真的不在意晓刚。
 
   “好吧,好吧!以后咱黑不提白不提,他这一篇就算是彻底翻过去了。只不过这次他突然半道杀出来,把我可害惨了,足足让我掉了好几斤肉。”我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。
 
   “ 嗯,是瘦了呢。”舒妍使劲用手捏着我的脸说。
 
   “哎,不知道大瓜那里怎么样?”我忽然想起了她前夫。
 
   “呵呵,他呀,比你好不到哪里去,和疯了也差不多。”
 
    大瓜是我对舒妍前夫胡伟的称呼。因为我小时候听村里的老人说起过,以前我们那里有一个大地主,叫做胡大瓜的。于是当时开玩笑就说了那么一句。。。。。。
 
    舒妍虽然不喜欢我这样称呼她的前夫,但是也没有办法。因为她越是反对,我就越是故意这样的叫。时间长了她干脆也就默认了。这可能就是潜意识。 
 
    其实我这样针对胡伟可能毫无意义,他或许根本不知道我这样一个人的存在。因为鉴于我尴尬的身份,舒妍一直还是瞒着她家人的。大概只有她父亲看见过我俩的合影,曾经追问过那么一次,但是让舒妍胡搅蛮缠的给蒙混过去了。 
 
    舒妍身边的人,真正对我了解比较多的,大概就是李梅了。但她更不会对人提起我,她巴不得他们最好都不知道我的存在才好。据说当这个小女人得知舒妍为了我放弃了晓刚以后。。。。。。用舒妍的话来形容,简直就是捶足顿胸痛心疾首。恨铁不成钢的对妍说:“你,你就是个傻瓜,被民工大哥洗了脑,真是白费了我的一片苦心!”
 
   “看,我果然没有冤枉她吧。这个埋藏在人民内部的反动分子!就知道是她捣的鬼,没有她出卖情报,晓刚怎么会出现的恰到好处。”我恨恨的对舒妍说。
 
    舒妍听了我的话,看着我一脸不忿的样子。咯咯笑个不停说:“其实她也帮了你呢,不然怎么能看得出来我们到底是不是真的爱对方?宝贝,现在我为你什么都可以放弃,难道你就不能为了我,放弃一次吗?”
 
    我明白舒妍所指的是什么。有些为难的说:“可是她真的没有任何过错。我。。。。。。“我欲言又止。
 
   “那你是说,如果她会犯错,你就会离开她对吗?”舒妍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样子,眼睛闪着光彩问我。
 
    我说:“那当然!她不能触碰我的底线。”
 
   “那好,你把她的QQ号告诉我。”舒妍说。
 
   “干嘛?”我问。
 
   “钓鱼。”舒妍说。
 
    我说:“亏你想的出来,这样做可不厚道。再说她根本就没有QQ,我家里没有电脑。”
 
   “什么年代了,你家里居然没有电脑。”舒妍很诧异。
 
    我说:“什么年代啊,奥运会还没开呢,祖国的大门不过才刚打开。我又不常在家,她一个家庭妇女根本用不到电脑。”
 
   “那你给她买个电脑,让她也上网,我就不信她不会犯错!”舒妍的眼睛里忽闪着狡黠的光芒。
 
   “我又岂能不知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,这样是不是显得卑鄙了一些。”我有些犹豫。
 
   “怎么是卑鄙呢?咱两打个赌吧!如果她经受的起考验,真是个好女人,那么以后我就不逼你了。我心甘情愿把你让给她。如果她经受不起考验,说明她并不比我更爱你,那么你就离开她,我觉得这样很公平。”舒妍向我论证这样的做法并不算卑鄙。
 
   “看来人被逼急了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,你这也算是急中生智吗?好吧,就算你说的有道理。”我接受了她的建议说。
 
    我心中暗自感慨,QQ这个东西,自从有了它,真是不知道考验了多少家庭和人性。至少如果没有这个东西,我就不会和舒妍在一起。所以如舒妍所说的那样,我还真没有把握蒋芸能不能经受的住考验。毕竟我们已经结婚七年了,现在还真是觉得在一起的时候远没有了开始时的感觉。 唉!七年之痒。。。。。。难道这个东西真的这么神奇。
 
    城市褪去了一天的喧嚣渐渐的安静下来,对面居民楼上的灯光逐渐变得稀疏。偶尔可以听到楼下有女人穿着高跟鞋走路的声音。我总认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种清脆的声音,是一种张扬的个性的体现。
 
    银色的月光从窗口垂落下来,把柔和的轻纱静静地披在我窗台的栀子花上。有阵阵的晚风从窗户吹进房间,于是有些清凉带点香味的夜气便交织在了一起。。。。。。
 
    舒妍伏在我的胸口,我恣意的把玩着她的乳房,感受那两团柔软而弹性的人体带来的快感。我感觉这种手法其实和做馒头有些类似,也是把一团白白的面不停的揉来揉去。最后把面揉到有一定的弹性,再固定成半圆的形状就可以了。我想起小时候,人们在过年时,还会在馒头的顶部嵌上红枣点缀一下。那时家里穷,红枣平时是吃不到的。于是每次等馒头出笼之后,我就会先用舌头舔一舔上面的红枣。。。。。。 那时倒没觉得有什么特别,不过现在想想馒头做成那样还真是有点邪恶的感觉。
 
    说起小时候,我又想起八十年代初的农村。那时的人们不像现在这样一到晚上就呆在家里。而是习惯在晚饭后聚集在村子的空地上纳凉,然后三三两两的在一起闲聊。那时候的人不谈工作,也不谈经济。只聊些鬼啊神啊的东西,还有些荤段子。对于我这样十几岁的半大孩子来说,难免会听到一些并记下来。
 
    “亲爱的,要不要听个故事?”我突然来了兴致说。
 
    “讲什么故事?你憋着什么坏呢。”舒妍正享受着美好的感觉。 
 
    话说以前有一个寡妇和一个盲人私会,在中午的时候突然想干那事儿,可是感觉孩子在家里不方便。于是就把孩子叫过来说,咱家的羊饿了,你赶出去吃点草。
 
    小孩刚走出屋子,寡妇就赶紧把门咣当一声关了起来。这孩子就好奇啊,母亲大白天的着急关门干啥?于是就悄悄趴在窗户外面偷看。只见男人和女人都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,男人用手摸着女人的乳头问:“这是什么?”女人说:“高高山上两座峰。”
 
    盲人摸到女人的肚脐又问:“这是什么?”女人说:“一马平川有个坑。”盲人继续往下摸,然后又问女人:‘这是什么?”女人说:“小溪不大长流水,周围长些毛毛松。”
 
    一会儿女人被摸得受不了了。一把抓过盲人下面的那个东西问:“你这是什么啊?”盲人便说:“棒槌!” 
 
    等他们完事之后,孩子就进屋了。她母亲就问:“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,你去哪里放的羊啊?”
 
    那孩子就说:“我翻过了高高山上两座峰,看到了一马平川有个坑,那里有小溪不大长流水,周围长些毛毛松。”
 
    她母亲又问:“那你用什么赶得羊啊?”
 
    孩子回答:“用的棒槌。” 
 
    舒妍听完一边笑一边说道:“怪不得你这么坏,原来小时候就不学好。那我也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
    
    我说:“好啊,互相学习!”
 
    舒妍说:“你要仔细听哦。”
 
    “嗯,好。”我点点头。
 
    晚上夫妻两人正睡着,老婆摇醒老公说:“换个位置睡好不好?”老公说好,于是老婆跨过老公的身体到另一边睡。没多久,老婆又说:“老公我又想睡过来嘛”老公二话没说又跨回来睡了。还没5分钟,又摇醒,还要换位置!老公火了:“你烦不烦啊,来回折腾啥!”老婆火比老公还大,吼道:你TM大禹治水啊,三过家门而不入!”
 
    我听了也很好笑说:“没想到你还能讲出这样的段子。”
 
    舒妍说:“都是同事和朋友在手机里发的段子。”
 
    我说:“还真是应了那就话,流氓不可怕,就怕流氓有文化。”
 
    “那你听懂了吗?”舒妍问我。
 
    “听懂了啊!算是冷笑话。”我说。
 
    “听懂了那你现在干嘛呢?是不是也要学大禹治水呢?”舒妍又说。
 
    “好啊!你个坏家伙,原来是变着法的骂我呢。”我这才回过味过来,原来她是在暗示我。
 
    “别只说不练,好好的摸我。。。。。。”她脸色潮红的拉着我的手放在两腿之间那块坟起的地方。
 
    “你看我的小和尚正直翘翘的指向天空,尺寸空前。现在可以敦敦我们的伟大友谊了。”我借用了王小波在黄金时代里的话。
 
    “讨厌!你看书是不是就只记得这些东西了。”她边说着用手扒拉了一下我翘起的小和尚,那东西便‘啪’的一声脆响打在我的肚皮上。然后又像弹簧一样的弹了回去,颤颤的晃动了几下。
 
    “哎呀!轻点,别掰折了,以后还用不用啊?”我喊道。
 
     她却嗤嗤的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 让你坏笑,我一边说着,一边转身刚把她压在身下,她的双臂立刻就勾住了我的脖子,然后双腿顺势把我的臀部环绕起来。我的下体便固定在了一个特殊的位置上。。。。。。于是我又想起黄金时代里陈清扬的一段话:“那玩意儿也不感到惭愧,还是直挺挺的从她两腿之间插了进来。因为女孩子身上有那么一个口子,男人就要使用她,这简直没有道理。。。。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