状元红心水论坛状元红心水论坛

状元红心水论坛
状元红心水论坛是一个综合性的白姐救世报一码三中三网站,实时更新,聚合有独特视觉感的图片。状元红心水论坛以图说事,看图片知天下,感动人心,提供社会各个层面的图文解读。
文章87562154浏览54847845 本站已运行758

那样才能发泄出我心中已经爆满却无处可去的邪恶

    舒妍的酒量很好,这是我到珠城之后才知道的。那时我应酬比较多但是酒量不行,她每次到珠城都免不了的要跟着我遭罪。但不论怎么喝,我几乎没见她喝醉过,这让我自愧不如。
 
   那次去东陵是我唯一一次见她喝醉。其实如果她不主动替我挡酒的话,也是不会醉的。说实话那时我从心里能感受到她是爱我的。如果一个女人能在酒桌上为一个男人挡酒,不惜把自己喝醉的话,只能说明她心里有这个男人。所以无论我现在有多少种理由指责她背叛了感情,但是绝不能否认她真心的为我付出过,至少在那个时候。。。。。。
 
   我有一位网友在东陵做导游,聊天的时候我说有机会的话想去东陵看看。她表示很欢迎,并承诺说:“如果你来的话,门票住宿什么的我可以给打对折。”
 
   我一听很高兴,心想面子还不小,于是就筹划去一次。我打算先找个借口回趟公司,这样就可以报销从珠城到滨海的费用。然后我再从滨海到舒妍那里,带着她我们一起去东陵。
 
   舒妍说:“那里没有什么好玩的,我都去过好几次了。”
 
  “但我没去过,况且网友说可以优惠。”我坚持想去。
 
  “网友是男的女的?”不出预料,舒妍果然这样问我。
 
  “当然是女的了。”我心里坦荡,当然不怕她会这样问。
 
  “那好吧,去也可以。但是不许你提那什么女网友了,这事得听我安排。”舒妍虽然答应了,但是很勉强。看的出来她对我这个女网友怀有很强的戒备。
 
   本来说好我们自己开车去。但是到了出发的那天舒妍又说:“还是乘车去吧。咱俩这驾驶水平太不安全。”我琢磨她说的也对,表示没有意见。不过就是少了点自驾游的点乐趣。但是路况不是太好,公交车晃晃悠悠的开了几个小时才到。
 
   下车后我说:“今天得先找地方住下,咱们休息一下,然后明天我们再去景点。”
 
   “不用了,有人来接我们。”舒妍说。
 
   “什么,有人接?”我有些纳闷的问她。
 
   “不是说好了吗,一切我来安排。”舒妍一边说着便拿起了手机打电话。一会儿一个四十岁左右,胖胖乎乎的有些秃顶的中年男人跑了过来。
 
   “呵呵,哎呀,不好意思,刚才没看到你们。”他笑着解释说。
 
   “没关系,我们也是刚到。”舒妍说。
 
   “就你们两个人?”中年男人又环顾了一下周围说。
 
    舒妍说:“是啊,就我们两个人。”
 
   “ 哦,好,好,好!”他一边点头连着说了几声好。又用手指着路边一辆本田越野说:“王局长吩咐了他这车这两天就归你们用了。”
 
    眼前这个男人是谁?王局长又是谁?。。。。。。我心里有疑问,但又不太好问,只好跟着往车的方向走。这个舒妍搞什么鬼呢?我可没想到她说的听她的安排是让别人接待啊!
 
    司机看我们走了过来,赶紧下来打开车门。又问:“没有行李吗?”
 
   “我们没带行李,玩两天就走。”舒妍说。
 
   “我们先去东陵,回来以后再去宾馆,你们看可以吗?”中年男人说。
 
   “嗯,行呢。”舒妍点点头说。
 
   “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姓马,是县G局办公室主任。”中年人自我介绍说。
 
   “哦,马主任好!”我和舒妍向他打招呼。
 
   “市局张局长给我们王局打过招呼了,让好好招待你们。二位打算呆几天?”马主任回过头问道。
 
   “也就两三天吧。”舒妍并没有说具体时间。我心里悄悄的琢磨,既然东陵今天都去了,明天不就可以走了吗?怎么还说两三天呢?
 
   我正在想着,就听得舒妍在和人说话。
 
   喂!张局长吗?。。。。。。您好,我是舒妍。。。。。。嗯,我们到了。。。。。。马主任过来接的。。。。。。很好。。。。。。没有不周。。。。。。谢谢你关心。。。。。。还有件事麻烦您啊。。。。。。就是上次那笔款。。。。。。你知道我一个女孩子做事情不容易。。。。。。嗯嗯,好的。。。。。。那尽快吧。。。。。。请您吃饭。。。。。。一定。。。。。。好的,那张局长,再见!
 
   原来她是在给那个张局长打电话。
 
   “张局这个人很好,办事很热心的,前几天刚来我们这里视察。”马主任等舒妍挂了电话,回过头来说。
 
   “嗯,人不错。”舒妍点点头说。但我感觉她好像不太高兴。
 
   在一个岔路口停着一辆破破烂烂的白色捷达车,旁边站着一个人冲着我们的车招手。司机慢慢靠路边停了下来,马主任打开了副驾的窗户。那人马上小跑了过来。
 
  “这位是东陵管区的刘所长,一会儿他带着我们去东陵。”马主任回过头来对我们说。
 
  “你们好!”刘所长低头凑近窗户和我们打招呼。
 
   舒妍笑着招了招手说:“刘所长,你好!”
 
   刘所长的捷达车在前面引路,我才发现这车居然连牌照都没有。马主任似乎发现了我的疑惑,又回过头来说,现在查的比较紧,不让公车私用。你们知道我们这里又是景区,难免总要是有些招待的需要,唉,没办法啊。。。。。。
 
   我点头笑了笑,没说话。舒妍扭头看着窗外。
 
   天气不算太好,有些阴沉沉的,仿佛要下雨的样子。景区路上的车辆和游人都很少。我看到有三男两女五个外国人,正背着大大的旅行包,一步一步的缓慢的走在漫长的神道上。他们虔诚的样子就像是去雪山上朝拜的信徒。。。。。。
 
   我们的车子从他们身边一晃而过。我感慨说,你看外国人就是这样旅游的,中国人应该很少会舍得下车来走这几公里长的神道。
 
  “这么大的景区,要是走的话,一天可走不完。”马主任也回头看了看那几个外国人说。
 
   我们下了车等着刘所长拿了门票过来。马主任说:“请刘所长带你们去吧,我就不进去了。”
 
   我说:“好的,那就辛苦刘所长了。”
 
   刘所长带着我们边走边讲解,我听得还算津津有味。我说:“看来您对景点的了解程度,一点不比专业的导游的少。”
 
  “呵呵,没办法,接待的人多了,这点东西自己都能背下来了。”刘所长有些自嘲的说道。我心里想,看这个人面相也还忠厚,大概他也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吧。像他这样的小吏,只要上面一个招呼,他便哪路神仙也不敢得罪。就比如我这样的平头百姓,这回腾云驾雾的来了,他也一样要好好的招待。。。。。。其实混哪碗饭都不容易。
 
   因为季节不太对,游人比较少,几个景点很快就转完了,也到了吃饭的时间。马主任说,已经在景区订好了饭店。那里的菜很多都是山里特有的野味,一定要好好尝尝。
 
   加上司机我们一共五个人,马主任要了十几个菜,又让司机拿了几瓶酒过来。说这个酒可是内部定制的,上次国家总局的某局长来就是用这个酒招待的。放心喝,纯粮食酒,喝多了也不上头。
 
   司机说:“我开车不能喝酒。”
 
   刘所长说:“我也是自己开车,只能少喝一点点。”
 
   我赶紧表示不胜酒力。舒妍也说今天有些累了,不能多喝。。。。。。马主任听了不肯,又劝了半天,刘所长只好陪着也喝了一点。最后我们四个人喝了一瓶多白酒。马主任有些遗憾说:“今天没喝好,明天一定好好喝。”
 
   酒店已经订好,是当地的一家三星级宾馆。马主任给办完入住,说自己还有点事先走,等明天一早再过来接我们。
 
   我和舒妍在床上躺着说话。舒妍说:“你看那个马主任,就是个势利眼。”
 
   我说:“怎么了,看着还行啊!”
 
  “这种老油条,官场上的事情见多了,见人下菜碟。你没觉得,开始的时候有些小看我们吗?”舒妍说。
 
  “没有觉得呢。”我摇摇头说。
 
  “你就是个小傻子能觉得什么呀。”舒妍撇了我一眼说。你没看我给那个张局长打电话吗,意思就是给他看的。所以后来他态度好多了。
 
   我笑着说:“我真是没看出来什么,可能是你想多了。”
 
  “唉!你呀,看来真是混不了官场。”舒妍看着我摇摇头说。
 
   我正想说话,房间里的座机响了。舒妍接了电话之后对我说:“是前台打过来的,那个王局长到下面大厅了,我下去和他说几句话。”
 
  “我还去吗?”我问。
 
   舒妍说:“你不用去了,我打个照面就回来。”
 
   我一听正合我意,于是就躺在床上想这一天发生的这些事情。看来这次我们的排场不算小,这王局长不仅派出了自己的专车和一个办公室主任全程陪同,晚上还亲自跑来宾馆问候。这一天吃住游的消费不少,虽然肯定是公费招待,但这公费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招待的。
 
   一个市局的局长能给舒妍送这样的人情,那么他们之间又会是什么关系呢?如果仅仅只是生意的往来,仅仅凭舒妍的实力,只怕还够不上这样级别的人物。。。。。。我想着想着,突然不愿再继续想下去了。
 
   第二天上午九点,马主任准时在宾馆的大厅等着我们。见面很热情的迎上来问:“昨天晚上休息的可好?”
 
  “有劳马主任费心,一切还好。”我说。
 
   车子一溜烟的往郊区开去,我也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。但是无所谓了,我心里想,反正想去的地方昨天已经去过了。开了大概一个小时,车子在路边的一座大院里停下。我看大门口挂着某某所的牌子,门卫大概认得这辆车,一溜烟的赶紧跑了过来。
 
   马主任打开窗子吆喝了一声说:“快去把你们钱所叫来。”
 
   门卫领命赶紧又一溜烟跑了。不一会儿办公楼里出来一个人,瘦高个五十岁上下的年纪。我一看也有些秃顶,心里不禁觉得好笑。这两陪同的人一个瘦秃一个胖秃,看来今天不好对付。
 
   那人到车里挨着我坐下。马主任又介绍说,这位是马家峪的钱所长,今天我们就在他的地盘上转了。然后又对钱所长介绍说,这两位是市局张局长的朋友。
 
   我们彼此打了招呼,算是认识了。
 
  “今天咱们就去上官湖和温泉浴,然后去农家乐吃饭,你们看行不行?”钱所长问。
 
   舒妍说:“可以,就这样安排吧。”
 
   这时我才想明白,为什么来的时候,舒妍就已经带了泳装,看来她早就知道要来这里。那么所有的事情也应该都是已经定好的了,只不过我没问,她也没说罢了。
 
   上官湖没什么太好玩的,就是开着快艇转了几圈,看了看风景。玩了一会儿,就去了温泉浴。钱所说:“这里可很有名,杨贵妃曾经在这里洗过温泉。”我心里想,这么偏僻的地方,杨贵妃怎么会来呢?大概就是些无据可查的传说罢了。不过这年头,什么东西只要沾上皇家这两个字,那身价就会变得不一般。
 
   钱所长一边登记缴费,一边问我们要不要买泳衣?
 
   舒妍还没说话,我抢着说:“不用买,我们自己带了。”
 
   舒妍看了我一眼说:“你和他们去洗温泉吧,我去游泳池。”
 
   我原以为温泉是男女一起的那种,没想到却是分开的,感觉有点小失望。只好和钱所长他们先去了温泉。泡了一会儿也没觉得有什么与众不同,心想这种地方也就是炒作个名声吧。实在是没什么意思,我想着还是应该和舒妍在一起快活些。
 
   于是我跑去泳池找舒妍,看里面居然就她一个人,边上还坐着一个救生员。我心想,你小子工作倒是不错,即挣钱又养眼。。。。。。请原谅我有这种不健康的思想,不过当时确实这样想。
 
   我跳进了水里,抱着舒妍嬉闹。
 
   舒妍说:“你别闹了,没正经的,人家一会儿该笑你了。”
 
   我嬉皮笑脸的说:“迄今为止,我只和女人在浴室里洗过鸳鸯浴,还真没有和女人在游泳池里鸳鸯戏过水。”
 
   本来想借机吃舒妍的豆腐,但我忘了她是受过培训的,水性可比我好的多。结果我自己反呛了好几口水,才不得不收场。我没占到便宜,只好狼狈的爬了上去。舒妍也跟着上来说:“你个傻子,让你不要闹。今天被你多嘴,还损失了一套泳装。”
 
   我说:“why?”
 
   舒妍白了我一眼说:“你如果不说自己带了,不就可以买泳装了吗?”
 
  “哦,可是,我们是带了啊!”我说。
 
  “再买一套又不嫌多。”舒妍说。
 
   我这才明白她的意思,于是傻笑着说:“嘿嘿,和你在一起时,我还真是显得心眼不够用。”
 
   等我们两人出去的时候,那几个人已经在大厅里等着了。时间已经过了中午,肚子又感觉饿了,于是赶紧驱车去吃饭。半个小时左右,到了他们说的农家乐,虽然条件看着显得简陋些,但是十几间包房都是满的,只有头上的一间空房是给我们预留的。
 
   马主任介绍说:“现在要吃就吃农家乐,城里的饭店已经没什么好吃的了。这家是这附近最有好的。”
 
   我点头表示赞同。心里想,你们这帮人真是嘴巴都吃叼了!
 
   和昨天一样的,马主任又点了十几个菜,也还是五个人。不过这个钱所却和那个马主任一样的能喝,又不停的劝酒,让我和舒妍喝了不少。最后四个人喝了两瓶半酒,尽管我七躲八躲的耍赖,也还是差不多喝了半斤多酒。脑袋有些晕晕的上了车,不一会儿靠着舒妍的肩膀就睡着了,怎么回的酒店都不知道。我这人就这么点出息,喝点酒就犯困。
 
   晚上天色刚放黑,我酒劲还没彻底醒过来,舒妍又叫我说:“快起来,马主任他们又来请吃饭了。”
 
   我说:“还请?可不喝了,太难受了。”
 
   舒妍说:“人家是来送行的,不喝可不行。你到时不能喝就少喝,实在不行我替你喝。”
 
   我直晃着脑袋说:“哎呀,好吧,好吧!我的天,这帮人咋这么能喝?”
 
  “都是官场上混的,酒缸里泡也泡出来好酒量了。”舒妍说。
 
   我说:“那倒是,咱俩可肯定喝不过他们这些酒缸,能不喝就不喝,能少喝别多喝。”
 
   舒妍说:“上了酒桌还能由得你。赶紧走吧,到时候再说,让人久等不好。”
 
   宴席就在宾馆的餐厅里,马主任又带了几个人来,又一一介绍了一番,大概就是这个处长那个科长之类的人物。马主任显然是有备而来,上来就提议,第一杯酒三口干掉,第二杯酒两口干掉,第三杯酒一口干掉,他们管这叫三二一。然后又提议来个一二三,第一杯一口干,第二杯两口干,第三杯三口干。而且规定谁也不能不喝,不许替喝。
 
   我心里暗暗叫苦,心想这个秃顶真是太坏了。
 
   基本上等他们三二一,一二三之后,我就没有什么战斗力了。眼睛看人都是双影,看什么都晃。剩下的环节是自由尽兴,他们人多,六七个人基本每人敬一杯酒,我就彻底趴下了。舒妍也和我喝了同样多的酒,最后又不得不替我挡了好几杯,最后那帮人看我们好像实在到量了才肯罢休。
 
   回到客房以后,我们同时趴在马桶边上呕吐。我觉得胆汁都要吐了出来,舒妍开始吐的直流眼泪,最后干脆趴在浴池上面哇哇大哭。她或许想起些什么伤心的事情,又过来使劲摇晃着我说,亲爱的,你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女人。。。。。。你不会了解的。。。。。。我们不合适。。。。。。你不明白我要经历些什么,你不会懂得我要受多少的苦。。。。。。你不知道那些男人想得到什么。。。。。。
 
   我脑子也是混混沌沌的,仿佛清醒又仿佛的酒醉,只听她一直不停的说着哭着。我想她一定有很多的故事和委屈,而现在我是那个她唯一可以诉说的人。可是等明天醒来她就不会记得今晚说过什么?她依旧还是那个把所有秘密都藏在自己心里的女人。而我的心却在今晚真正的在为她痛过。。。。。。
 
   我捧着她的脸说:“让我们都好好清醒清醒吧!今天我们要尽兴,既然要疯狂不是吗,那就好好的疯。。。。。。”
 
   我打开水龙头,褪去衣服,然后抱起她丢进了浴盆里。水花不停的四溅着,很快她的身体便淹没在了水里。丰盈圆润的乳房肉颤颤的微微波动着,像极了两朵倒扣在水中的白莲。。。。。我扑上去用力的揉搓起来。我突然很想让她感到疼痛,最好让她痛到呼喊,那样才能发泄出我心中已经爆满却无处可去的邪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