状元红心水论坛状元红心水论坛

状元红心水论坛
状元红心水论坛是一个综合性的白姐救世报一码三中三网站,实时更新,聚合有独特视觉感的图片。状元红心水论坛以图说事,看图片知天下,感动人心,提供社会各个层面的图文解读。
文章87562154浏览54847845 本站已运行758

明明是两人你情我愿的事情,却偏偏弄得和做贼一样

 
 
   第二天早上醒来,舒妍似乎还记得昨晚发生的一些的事情。埋怨我说不该把她扔进浴缸里面做那事,宾馆的浴缸多不卫生啊。我想想觉得她说的很对,不过昨天两人都喝成那样了,谁也不够清醒。。。。。。
 
   我想酒后乱性这话还真是不假:“昨晚的事情,你还记都得什么?”我问她。
 
   舒妍眨着两只大眼睛使劲的想了想,然后又摇摇头说:“不记得了,就记得你把我扔进浴缸里做那事了。”
 
   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,心想那就好,幸亏不记得我昨晚是如何虐她的。赶紧趴在她身上检查有没有什么淤青的地方。
 
   “你干嘛?”舒妍问。
 
   “看看你身上有没有起红点什么的,不是担心浴缸不卫生吗?”我急中生智的说。
 
   “真要是有什么事,我饶不了你。”舒妍发狠的说。
 
    我一脸的无赖相说:“饶不了又怎么样,难道你还能把我扔进浴缸里再弄我一次。”
 
   “呸!做你的美梦吧!要有事我就把你那个惹祸的东西废掉。”舒妍说。
 
    我说:“你舍得吗?”
 
    我打算先回滨城到公司办点儿事,然后从滨海再回珠城。舒妍反对,非让我先和她一起回北山市,说她正好从家给我带些东西回去。我拗不过她,只好同意先去她那里。
 
    舒妍让我住在北山宾馆,说这也是三星宾馆,而且在这里住可以不用花钱。
 
    我有些纳闷她怎么如此神通广大,问她:“为什么又不用花钱?”
 
    舒妍说:“因为是小宝单位的宾馆,他只需要打个电话就可以了。”
 
    我说:“小宝是何方神圣,居然这么牛叉!”
 
    舒妍看我一脸疑惑的样子,知道我的小心眼又上来了,赶紧解释说:“小宝是我二哥,他并不牛叉,但他是这家公司的车队长兼董事长司机。”
 
    我这才把心放下说:“原来如此,都说以前宰相门前相当于七品官,不过现在董事长的司机相当于副总。”
 
    舒妍说:“管他副总不副总的,反正说话管用就行。”
 
    她和前台的人好像很熟悉的样子,很快办完入住手续陪我一起来到客房。我一看居然还是套间,同样是三星级但比昨天那家环境好的多。
 
    舒妍说:“ 怎么样?还可以吧!虽然是三星,但听说是按照四星装修的,你就在这里享受一晚吧。晚上我不能陪你一起住了,吃过晚饭我得回家,然后明天一早来送你。”
 
    我一听这话不肯,从身后抱住她说:“为什么呀?我自己多无聊啊,明天就走了你还不陪我一晚?”
 
   “乖乖听话!我要回家给你拿东西啊,明天早早的就来。”舒妍像哄孩子一样的安慰我说。
 
   “嗯,好吧!那你可一定要早来哦,我会很想你的。”我亲了她一口,然后又用手揉她的胸。
 
    舒妍推开我的手,笑道:“知道你那点心思,放心吧,我一定会早来的。我们先去吃饭吧。”
 
    晚饭是在宾馆的餐厅吃的,舒妍一口气点了七八个菜。我说:“点那么多菜,两个人吃不了都浪费了。”
 
    舒妍说:“没事,只管吃你的,今天好好给你补补,餐费挂在房间的账上。”
 
   “那也是有些浪费了。”我说。
 
   “嘘!多吃菜少说话,边上一桌人有我哥哥的朋友。”舒妍一边给我夹菜一边往旁边看了一眼说。
 
   “啊!不会告诉你哥哥吧。”我一听有些紧张。心里想,这种感觉真是不好。明明是两人你情我愿的事情,却偏偏弄得和做贼一样。
 
   “应该不会的,以前我也经常在这里招待朋友。咱们保持距离,别显得太亲密就好了。”舒妍说。
 
    哦。。。。。。我松了一口气。心想舒妍的胆子也是大了些,居然把我带到她家人的眼皮底下来。我心里不踏实,想赶紧吃完回客房。
 
    舒妍又非要拉着我出去走走,说让我欣赏一下北山的夜景。
 
    我说:“现在哪里有心情欣赏夜景啊,万一你遇见熟人可就不好了。再说你一会儿就要回家了,咱们是不是该回去‘告别’一下?”
 
    舒妍娇嗔的捶了我一把说:“讨厌!一天到晚就想着那点事儿了。我看你是离了女人不能活。你在珠城怎么办?现在对你还真是有点不放心。。。。。。”
 
    我一脸的无耻说:“既然知道我那玩意儿容易亢奋,那你就想办法多多去陪我,不然可不保证红杏出墙。”
 
   “还要怎么陪你啊,为了陪你,我班都快不上了。”舒妍撅着嘴说。
 
    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,舒妍终究还是陪我回客房去做‘告别’。‘告别’之后,舒妍说:“我先洗个澡,然后你就送我回家吧。”
 
    从宾馆走小路到她家的小区门口大概半个小时。舒妍说:“你不用送进去了,到小区里面就安全了。”
 
    我说:“这么晚了,把你送到楼下吧。再说不打算让我认一下家门啊。”
 
    舒妍有些为难的说:“还是别进去了,万一遇见我们家人。你一会儿从这里走大路拐一个弯就到宾馆了。”
 
   “原来有大路你不走,故意走弯弯曲曲的小路。是怕我容易记住来这里的路吧?”我似乎有些回过味来的样子说。
 
   “嘻嘻。。。。。。赶紧走吧,回去好好休息,明天我早去。”她笑着岔开了我的话。
 
    其实舒妍的担心是多余的,因为我是一个典型的路盲。如果到了不太熟悉的地方,是分不清东南西北的。即使自己走过的路,时间稍长一些也肯定会忘记。
 
    住这样的宾馆对我来说的确奢侈了一些。我竟然有些不太习惯,床铺太松软了,天不亮我就醒了。。。。。。凌晨五点左右我听到门铃响,知道是舒妍来了,赶紧迫不及待的去开门。她两只手提着很多东西,一进屋就喊着累死我了。
 
    我看她提了一箱酒还有满满的两大袋子东西。于是说:“拿这么多东西,不累死你才怪。又不是不知道我上火车最不喜欢多带东西。”
 
    你这人真讨厌,多带点东西又累不死你。这酒是纯粮食酒,是酒厂只提供给少量大客户,不对外出售的。这几条烟你看上面都是外文,是专供出口的。还有我们本地的特产。这些都是送给你父母的。然后那些是你路上吃的,她又指着一袋子面包火腿还有水果说。
 
   我看了看那堆东西,有些为难的说:“好吧,你送老人的东西我都带着。但这些吃的东西还是拿一些回去。”
 
   “没事,我把你送到候车厅,下火车的时候吃不了的,你就扔了。”舒妍说。
 
   “扔了多可惜啊,你可真是败家娘们!”我开玩笑说。
 
   “讨厌,不过那两条烟,丢的是可惜了。”舒妍好像又想起了什么。
 
   “ 烟不是在这里吗?”我说。
 
   “不是这几条,还有两条更好的烟,下车的时候就忘记拿了。哎呀,真是气死我了。你看我这猪脑子。”舒妍有些心疼的样子,不停的埋怨自己。
 
    我赶紧安慰她说:“已经丢了就别心疼了。再说拿这么多东西出来,你爸爸知道吗?”
 
    舒妍说:“知道啊!家里还有很多,都是我哥哥给他的。”
 
    我忍不住笑了说:“呵呵。。。。。。这真的是女大外向。要是让你哥哥们知道,送你父亲的东西,都被你送我了,不生气才怪。”
 
   “他们没那么小气,再说也不是他们自己花钱买的,都是别人送的。”她一边说着,又帮我把东西重新收拾了一下,问我还有没有落下什么?
 
    我先仔细检查了一遍说:“没落下东西。”然后我又看了看表说:“现在刚六点多,九点的火车。宝贝,我们还有时间‘告别’一下。。。。。。”
 
    舒妍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:“我就知道你憋着这坏心眼呢,所以我天不亮就来了。你就那么想啊?”
 
   “那当然了,你看看我这里都金鸡独立了”我一边说一边拉着她的手摸到短裤里凸起的地方。
 
    舒妍嗤嗤的笑道:“还真是雄赳赳气扬扬的。”
 
   “嗯嗯,赶紧让它跨过鸭绿江吧!”我一把扯下自己的短裤,裆下那东西便立刻30度角的挺立着跳了出来。
 
    舒妍把那东西攥着手里说:“滚烫滚烫的,像个烧火棍。。。。。。”
 
    就像乘火车一定要买票一样的,‘告别’这是我和舒妍每次分别前必须进行的。。。。。。我深信这种‘告别’的方式,可以让我们对彼此的身体更加依赖和难忘!
 
    我像剥粽子一样的把她剥了精光。看着她白白净净的躺在那里,浑身散发着粽子的清香。。。。。。“我要好好的看看你,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呢?”我抚摸着她的身体说。
 
    舒妍深情的看着我,撅着嘴像是要哭的样子。又伸出胳膊绕住我的脖子,向上挺了挺自己软绵绵的乳房说:“好好地吃。。。。。。”
 
    我贪婪的吸吮着她圆润的乳房。舌尖一边在那两颗粉紫色的乳头上跳动,一边轻轻的拨动着她沟壑间那颗豆状的凸起。渐渐那里变得湿润起来,如溢满了雨露的草地。
 
    哦。。。。。。亲爱的,好想!。。。。。。我要。她声音颤抖着断断续续的说着,身体便开始不安的扭动起来,屁股不时的向上挺起,像是张着小嘴想要觅食的雏鸟。我故意若即若离的试探着,她便更加的渴望起来。快!给我。。。。。。她继续不住的哀求着。我趁她迷乱的时候猛地迎了上去,顿时感觉那根棍子被一股暖流吞噬并紧紧包裹起来。。。。。。舒妍没防备我会突然进入,被那东西一下戳到了底,禁不住倒吸了一口气,浑身颤抖的叫了一声。我又故意的用力往深处弄了几下,然后才开始慢慢的。。。。。。
 
    九浅一深,右三左三,摆若鳗行,进若蛭步。我默记着并“学而时习之”。舒妍果然被弄得连声吟叫起来,虽声嘶力竭却又欲罢不能。她一边用牙齿咬住自己的嘴唇,眼神迷蒙的看着我,一边用力的揉搓着自己的乳房,情不自禁的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嘶喊声。我便更加得意起来,有节奏的用力挺动着,并不时拍打她的屁股。她又发出一阵疼痛而愉悦的叫喊 :“亲爱的,我要。。。。。。你快,快!”
 
    于是我坐起身来,双臂紧紧的抱住她的后背,用手抵住她的腰用力的快速推动。啊。。。。。。你弄死我了!她继续叫喊着疯狂的晃动,身体挺动的更加顺畅有力,像是骑在颠簸着马背上。室内发出一片清脆的声响,不时有水样的东西喷溅在我的身上和脸上。
 
    一阵猛烈的拼搏之后,她身体忽然猛烈颤抖,体内的褶皱一阵阵的收缩起来,我的下体被什么东西强有力的吸吮着,很快便有了一种想要胀破的感觉。。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