状元红心水论坛状元红心水论坛

状元红心水论坛
状元红心水论坛是一个综合性的白姐救世报一码三中三网站,实时更新,聚合有独特视觉感的图片。状元红心水论坛以图说事,看图片知天下,感动人心,提供社会各个层面的图文解读。
文章87562154浏览54847845 本站已运行758

酒是陈年的好,花是野外的香

 
 
 几个月前,应朋友之邀去酌酒小叙,席间有朋友的朋友共七人。除了我们仨,那四个我不认识,经朋友介绍,他们年近知天命,均为包工头或老板。大概是因为用脑过度吧!我对面那个老板
 
发际已谢顶,却油光铮亮,危襟正坐,故作高深。另外那三个体态发福,腐败的肚皮如孕妇显怀。尤惹眼的是他们身边的那四位女人,浓妆艳抹,服饰华丽,光是服装的颜色和露点就会让人
 
挪不开视线。此场景,我也失去了平时喝酒的活跃和豪情,很被动地熬至酒毕宴息。看那八位坐车绝尘而去,剩下我们仨人走在长长的夜里。朋友调侃我说:“你一天如果不在家,那就一定
 
在单位。如果不在单位也不在家,就一定在单位去家的路上或者由家去单位的路上,你这两点式的生活,不觉得单调、枯燥吗?”他的话如石子掷进我的心湖,激起圈圈涟漪,我说:“那还
 
能怎么样呢?”他说:“酒是陈年的好,花是野外的香。可是我们现在被牢牢禁锢在了钢筋水泥的城市里,分明地感受到的是寂寞、孤独、压抑甚至抑郁……走,我们去找第三点吧,那里也
 
许会更精彩!”我问:“什么是第三点?”他说:“我靠,有娱乐的地方啊!”
      于是,朋友带着我们去娱乐了,地点是K歌房。朋友说:“好歹你也带个女的呀!,三个男人在一起唱歌能有什么意思?” 我说:“都这点了,从哪儿弄女的去啊!”朋友叹:可恶的
 
两点式生活啊!K歌房里,我们仨对着麦雄狮般地猛吼了一阵子,张着大口坐下了开始喝啤酒,但不知为什么,他俩喝着喝着就“哇”地哭出了声,让眼前失业的麦感到莫名其妙。朋友红肿着
 
眼告诉我,三个男人一起唱歌会越唱越孤独的、越唱越寂寞的,而且,只有在孤独和寂寞中才知道什么叫孤独寂寞。之前,朋友一直郁郁寡欢,并在郁郁寡欢中开始广泛结交异性朋友,想要
 
排泄一点郁闷、收获一点快乐,但效果一直不佳。因此朋友的性格有点怪异了,总提出一些正常人不会轻易提出的问题,还研究起来,取得了一些不知是对还是错的成果。
    我隐约知道他的一些研究方法,据说,他先将一只母猫养在家里,好吃好喝,精心料理。过了不长时间,他发现这只母猫每每深更半夜便抓破纱窗 ,冲向楼顶发出吓人的怪叫声。邻居告
 
诉他猫发情了,他说怎么会呢?这是秋天啊。于是,他开始留意猫的饮食,很快发现了这里的倪端——他老婆总用孩子吃剩的奶粉喂猫。原因是猫吃了人的饭,营养好了,更重要的是猫吃了
 
人吃的奶,所以他“破解”了一个科学也仿佛很难说清的问题:人为什么一年四季都会发情而其它动物不会?
      接下来,他的研究更加怪异了:把一对鹦鹉关在笼子里,观察它们的友好过程,起先,公鹦鹉对母鹦鹉挺好,处处献殷勤,但没过多久就成另外一个样子,公鹦鹉总是处处欺负母鹦鹉
 
,甚至不让母鹦鹉进食进水。他说,这笼子啊,总会把好好的一对给关坏了的。于是,他又弄了一只母鹦鹉放了进去。三只鹦鹉在一起的情形要比他想象的尖锐的多,公鹦鹉以迅雷不及掩耳
 
的速度来献媚,第二只母鹦鹉也很快向公鹦鹉敞开了怀抱。于是,一公一母其乐融融 ,剩下的另一只不但终日郁郁寡欢,还要在郁郁寡欢中无助也无奈地忍受人家两口子的欺负,就差没掉眼
 
泪哭了。他说:“唉,小三儿成功了!”
     然而,在他感叹后的不久,情况就发生了逆转,公鹦鹉似乎发现了情人还是老的好,有些回心转意的意思和行为了,两只母鹦鹉开始斗嘴、打架,上演起了人类传说中的争风吃醋。他说
 
:“唉,咋把事情弄成了这样!” 但他并没停止自己的研究,又弄了一只鹦鹉进去,想要在这种公母搭配中找到一场谁爱谁的和平景象,但战争却由此开始。今天,这只公的和那只母的好了
 
,明天,这只母的又和那只公的好了,后天,另一只公的又和这只母的好了……在如此不固定或者不稳定的好里,笼子里时刻都迷漫着硝烟的味道。
       他说:“唉,罪过是笼子啊!” 随后在悲伤中,他很快得出了自己的研究成果——笼子会让传说中的爱情变得糟糕,鸟类尚且如此,人类何尝不是?他把这一切形象地称为“城市骚
 
情症”——城市就是一个笼子,钢筋水泥的笼子,关着的是人。他的推测不是没有根据,在他养鸟的同时,他楼下的两户人家的两口子就上演了四只鸟儿争风吃醋的人类版。
       他努力调解四只鸟儿的关系,但结果都很无望。终于,他忍无可忍,愤怒地打开了笼子,将那四只不省事的鸟儿全都放到了野外。他的研究就在这之后有了突破性的进展,有一天,他
 
看到了放出去的那四只鹦鹉中的两只,一公一母的回来了,他想它们也许是在外面找不到食物才来的,于是,好吃好喝的伺候了一阵子,打发走了它们。又过了几日,另外两只鹦鹉也来了,
 
一公一母,灰头土脸地来了。他看得出这两个家伙受了不少罪,但很开心,他又好吃好喝地打发走了它们。随后第二天,他看到四只鹦鹉全都回来了,两对,均为公母,在他家的阳台上开心
 
地唱着歌。他对它们说:“我相信,你们坚持不了多久便会互换情侣的!” 但是,这回他错了——那些被他放飞野外并常来他家做客的鹦鹉非但没有互换情人,而且还在他家阳台上找到了各
 
自的领地,辛苦却快乐地繁衍后代了。
      他说:“野外啊,你真是个好东西,你可以让爱情变得专一!”他说:“笼子啊,你真是个坏东西,你可以让人和鸟儿乱骚情!” 随后,他如释重负地告诉老婆——明天我们一起去野
 
游吧!他老婆问,为什么?他说,办公室来了好几个女的,我怕低头不见抬头见地让我产生外遇!他老婆说,世界真奇妙啊!这时,他还不忘郑重其事地告诉我——生活在城市,很多人都患
 
了“胡乱骚情症”。我问他有没有药方,却见他牵着老婆的手奔向野外——那是背影,但我坚信他很“正面”。